當前位置:白河縣人大網 >钖城厚韻 > 正文內容

    朝圣“三苦” ——再訪老黨員阮大喜

    發布時間:2020年08月31日   作者:謝建華   來源:   點擊數:
    字體:【


    仲春之時,縣上成立了“三苦”精神研究辦公室,我有幸被縣委任命為辦公室主任,為深度了解“三苦”精神的形成,我首先拜訪了“三苦”精神中科學種田的典型代表阮大喜——一個88歲高齡的老黨員。


    那是四月下旬的一天,我帶辦公室兩位年青同志拜訪興隆的幾位老支書,從此,對于興隆這塊孕育“三苦”精神的圣地,就有了一種解不開的情結,牽掛起那段讓人魂牽夢繞的滄桑歲月。


    驅車從喧嘩的縣城沿“十天高速”到雙河,至冷水的環縣公路,又轉至大雙興隆的村道,再從僅一車寬的崇山峻嶺中行駛十余里到公路盡頭,最后步行3華里,才到達這個早已聽聞而一直未謀面的“三苦”精神代表人物阮大喜的家里。有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從繁華到靜謐,從現代到原始,仿佛回歸到四十年前那如火如荼的歲月。


    幾間石板土坯房,斑駁陳舊的墻皮上貼著幾十年前的舊照,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的畫像仍張貼在堂屋的正面墻壁上,屋內僅幾件用的陳舊的已看不出年份的必用家具外,唯一有點現代化氣息的是一臺老式21寸彩電,連喝水吃飯用的都是幾十年前的洋瓷缸子和已斑駁修補過的“洋瓷”大碗。很難把這些與曾經當過農牧局副局長、公社黨委書記的老干部聯系到一起。


    年輕時給農技部門“制種”,讓僅上過小學的阮大喜喜歡上了農業生產科技,愛學習、愛琢磨的他,不僅通過各種途徑找相關的書看,更喜歡把學到的用在地里去試驗。1972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一年之后就擔任了村支書,每天起五更,用喇叭喊群眾起床上坡修田造地,背著挎包、扛著鋤頭出門就是兩頭不見天,手把手教群眾怎樣科學種田奔高產,頭一年就讓興隆人均產糧500斤,群眾喊他“小麥大王”,驚動了在鄰村高潮蹲點的縣委書記李群欣,于是縣委書記多次登門拜訪,還要他與高潮村搞挑戰奪高產,第二年,光公購糧實現人均交納500斤,領導不得不佩服他是科學種田的第一人。    


    1976年他從一個普通農民直接被任命為農業局副局長,負責推廣科學種田,兩年時間,他跟領導一起下鄉,逢會就講經驗、傳技術、講科學種田,這讓做慣了農活的他很不自在,一直想著回到田間地頭。經過一再要求,他被派到小雙公社當書記,領導交待他要做好三件事:糧食產量要上去,生育率要下去,干部作風要搬正。


    在小雙一干就是五年,這五年他始終不忘搞好這三件事,除開會外,他每天都背著挎包、扛著鋤頭、戴著破草帽在各村轉,開始鄉親們都把他當成農民,后來才認得是公社書記。在他的帶動下,糧食產量迅速翻了一倍。計劃生育親自上手,一個月做手術368例,放了一回衛星,但也遭受了很多恐嚇和報復:看電影被石頭打,路上被幾個人擋著恐嚇、威脅,自己沒有親生兒女,被人罵“斷子絕孫”的話讓他默默地傷心流淚,面對重重的艱難和挑戰,從來沒有退縮過,沒有放棄過。


    小雙的干部作風當時較差,不團結鬧糾紛,搞團伙,工作不出力,風不清氣不正,他去后迅速扭轉,從班子團結入手,凝心聚力抓工作,以正直無私的個人作風讓別人信服。就這樣,到1984年圓滿完成了領導交辦的三件事,從小雙退二線回到大雙,60歲退休,回村當了組長,一當就是十年;后又當支書兩年多,這兩年多主要是修村主干道的公路,在修路中堅持原則,不徇私情,得罪了人,就有人害他,到家里偷東西老婆被殺了,讓他家破人亡,現在的老伴是后來72歲找的,一直照顧著他的生活。


    第一次登門拜訪他時,他說了三個小時,我們插不進一句話,他回憶著一生的經歷,時而激昂,時而哽咽,思緒清晰,言談中可聽出一個老黨員的赤誠之心,一生堅守黨員標準的從嚴自律,不為物質所誘惑,不為名利所動心,88歲高齡仍自食其力,每天過著一個老農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簡樸生活。


    第二次是陪同《安康日報》社的幾位記者采訪白河“三苦”精神,我們推薦他們去見這位老黨員,他也是“三苦”精神的典型人物。


    我們一行五人,途中由于車的輸油管被崎嶇的山路掛斷,修車耗時了三個鐘頭,所以到阮大喜家時已下午五點,大門上鎖,問地里干活的老鄉,得知他在對面地里收菜籽,果然對面山凹的萬樹叢中有一小塊菜地,兩個人影在地里收割,農人隔山高呼:快回來,有記者找你!


    樹蔭里隱約看見兩位老人,翻過一道山梁,走過兩條溝,半個小時才回到家,畢竟一把年紀,汗水已濕透他身上看不出顏色的那件老式中山裝,高挽的褲腿下是一雙破舊的老布鞋,臉上布滿歲月的滄桑。


    老伴趙興鳳也快八十高齡了,身體很硬朗,她堅守著傳統的待客方式,熱情地給每人端上一碗黃酒荷包蛋,那份熱情讓人無法拒絕,我雖有嚴重糖尿病,不能吃甜食,但依然堅持把那碗雞蛋吃完。一行人用的二十多個雞蛋,也許是她家幾只雞要用一個月時間才積攢起來的,自己舍不得吃來招呼客人。


    這次見面他沒有第一次那么健談,也許是思想上有顧慮,因為以前他有過這種經歷:那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地委書記到他家走訪,他反映有些干部特別是老師賭博成風,誤人子弟,地委書記回去后立即組織抓賭行動,并批評了縣上領導,要求從嚴管治,有人就勸他以后說話要注意。他覺得從此以后領導很少上他門,怕他捅婁子,他聽說是上面來人,他說話就很謹慎。


      這次和記者見面,我感覺他有所顧慮,沒有放開,很謹慎。從言談中可以看出,他是一個很注意學習的人,對時政很關心,特別是當前的社會不良現象,人們思想觀念道德缺失的問題,他很贊賞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提出,對黨員“兩學一做”的活動也很關注。


    他是一個從科學種田走出來的干部,所以一生不忘這份執著,前幾年他自己培育了一種豌豆品種,取名“科真白一號”,去年他又培育了一種菜豌豆的優良品種,他把良種免費送給周邊農戶試種,收效很好。


    他無兒無女,活著時沒住過水泥樓房,他說這一生要犯一個錯誤,活著的時候把自己的墳墓建好,等死后把他的兩個老婆葬在身邊,他和現在的老伴用了整整五年的時間,在原老伴墳邊修了兩座墳,把墳前筑了一道園,栽上樹,死后和老伴們一起住上陰間的“洋樓”。他說:這是和一個共產黨員的要求相悖的,但他只是想給自己的兩個愛人一點安慰,這是自己唯一的心愿,所以他不請一個工,自己和老伴用幾年的時間,用心血和汗水從幾里路肩挑背扛,親自動手建造他的后世家園,也免得給組織和鄉親們找麻煩,圍繞墳地修了6畝梯地,栽種的十幾畝樹木已蔚然成林。


    兩次拜訪阮老,我都有一種“朝圣”的感覺,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時代,已很難找到這種人性深處的純真和質樸,這份對黨、對人民的無限忠誠,幾十年如一日的堅守著清貧與自律,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真正老常員的平凡與偉大,同行的年青人感動得熱淚盈眶,這才是真正的“紅色教育”,這才是真正的“三苦”精神的生動課堂!


    在公路盡頭的山梁上,當地群眾自發捐資給阮老立了一塊碑“人民群眾公認的優秀黨員:阮大喜同志”。這是我所見到的最獨特的碑,它是人民發自內心的崇敬之情的表達,是對一個共產黨員最高的認可和褒獎。


    我們久久地在碑前佇立,深深地沉思,如果每個黨員都有這種堅守,都有這種執著,都有這種淡泊,那我們的黨將永遠是人民信任和依靠的不朽長城,就如這郁郁蔥蔥的樹木般依附著腳下的大山。


    來源:《三苦精神網》



    尊龙登录_尊龙综合体育官网app-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