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白河縣人大網 >钖城厚韻 > 正文內容

    山之子————記白河縣優秀鄉鎮干部萬立春

    發布時間:2021年04月15日   作者:楊克 張建毅 崔存珠   來源:安康日報   點擊數:
    字體:【

    在白河百姓心目中,萬立春就像家鄉的大山一樣樸實無華,像大山那樣可靠,像大山一樣令人信服它的存在。這是一位真正的大山之子!“遠學孔繁森,近學萬立春”早已成為白河基層干部的信條。無論將他傳說得多高尚、多純粹、多有道德、多有益于人民,甚至是在事實基礎上藝術夸張了的傳說,他周圍的鄉親、同事、朋友也相信,這就是他們心中的萬立春。

    關于萬立春的傳說早已在白河縣傳得沸沸揚揚。

    先是說倉上鎮籌了4000塊錢,派人護送他到十堰市醫院治療。為了給鎮上省錢,他將護送干部哄回去,自己一個人從醫院跑回家。人們信了,接著傳。

     說他回家時已走不了路,拄著樹枝,連走帶爬,摸回了生他養他的裴家鄉天寶七組。人們又信了,再接著傳。

    又說萬立春家里除了照明的幾個電燈泡,再沒有一樣帶電的器物。人們依然堅信不疑,久傳不息。

     在白河百姓心目中,萬立春就像家鄉的大山一樣樸實無華,像大山那樣可靠,像大山一樣令人信服它的存在。這是一位真正的大山之子!“遠學孔繁森,近學萬立春”早已成為白河基層干部的信條。無論將他傳說得多高尚、多純粹、多有道德、多有益于人民,甚至是在事實基礎上藝術夸張了的傳說,他周圍的鄉親、同事、朋友也相信,這就是他們心中的萬立春。

     循著萬立春的人生足跡,我們再訪了他每一個人生驛站,每一處所做的事都是那么平凡,似乎誰都可以做到。然而一輩子如此,數十年如一日卻是誰也難以做到。難怪萬立春在白河會成為老百姓和基層干部心目中的一桿秤,每處都是一個閃光點。

     懷揣改天換地的夙愿,經歷大三線建設的洗禮,萬立春聽從山的呼喚,風風火火地回到生他養他的故鄉。

    那一年,他剛剛26歲。鐵路,雖然通到了家門口,鄉親們卻還在受窮。何時不 再守著寶山餓肚子,萬立春在思索著。

     大三線建設給萬立春帶來太多的思考。一條條隧道在山中穿過,一座座橋梁在山的縫隙聯接。在那里,他看到了人的力量;在那里,他有了群體意識,有了理想;在那里,他成熟了,入黨了,把個人利益和大眾利益聯接起來了。入黨,對他意味著思想的升華和心靈的凈化。

     1979年,經歷了數年農村工作磨煉的萬立春被錄用為國家正式干部,由白河縣西營區裴家鄉調任小雙鄉鄉長。由此開始了他的基層干部生涯。

    “山大石頭多,出門就爬坡,地無三尺平,農人難過活?!币皇酌裰{,成為白河縣自然條件的真實寫照。國內一些專家認為,白河屬于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區域之一。即使在安康地區,白河也屬于條件最差的縣份之一。而小雙鄉又是白河條件最差的鄉鎮之一。

     在這里,他遇到了一位好搭檔——黨委書記阮大喜。

     阮大喜人稱土專家、“小麥油菜王”,在糧食生產上積累了豐厚的經驗。萬立春跟著他學選種、學栽培、學管理,迅速成為農業生產的行家里手。阮大喜常以現場會的形式推行新的耕作技術,邊走邊干,邊干邊講,能將新技術以最通俗、最迅捷的方式普及到村組農戶。阮大喜的經驗深刻影響著萬立春的思維方式、工作作風甚至影響了他的一生。

     書記與鄉長密切合作,組織農民修田造地、推廣良種、改進耕作技術,小雙鄉的糧食生產很快有了起色,三年間全鄉農民人均產糧上升了160公斤。

     令萬立春不解的是,即使埋頭苦干抓農業,也有挨刮的時候。198512月,全縣年終修田及經濟建設評比,小雙鄉綜合指標最差。大會上,主持會議的縣委副書記只讓兩個人發言,一是最佳的,一是最差的。萬立春上臺了,淚流滿面找教訓,擲地有聲表決心。次年,小雙鄉將最差的帽子摔進了漢江。

     萬立春從此明白,當好一個鄉鎮干部應該具備綜合素質,學會十個指頭彈鋼琴,著眼大局。他與鄉黨委、政府一班人吃透鄉情,細心規劃,高山植樹建銀行,低山修田坎邊桑,河道治水種好糧。

      他在裴家鄉當林特員時學的技術,這時派上了用場。他要讓小雙的山先綠,人先富。

     農民相信的是看得見的事實。他選準了中煌村作試點。

     中煌村五組組長楊祖明家人口多,勞力少,是遠近有名的貧困戶。由于本鄉山上缺木材,老百姓家連一張桌子都要從30公里外的地方買來。經過萬立春的耐心動員,楊祖明同意在自己承包的四分水田育松苗。3月下苗,9月出圃,萬立春手把手地教,兩三天跑一趟。苗子有蟲了,萬立春來除,有病了,萬立春來治,像呵護孩子一樣,照料著一田的松苗。楊祖明的臉色由陰轉晴,同晴放亮。15萬株松苗,萬立春動員全鄉干部幫楊祖明在荒山栽了10萬株,其余5萬株周圍農戶搶著栽了。如今,楊祖明家的松樹已尺圍粗了??粗@六七萬株成材的松樹林,早已脫貧的楊祖明感嘆不息:多虧了萬鄉長??!

     在萬立春的帶動下,其它鄉領導和一般干部大多學會了育苗和移栽技術。杉樹、松樹、漆樹等用材林,開始布滿小雙鄉的荒山崗,各項經濟指標也躍居西營區前列。

     有人來找萬立春告狀:“萬書記,六豐村的兩段育秧秧苗讓人搶了!”萬立春說:“搶了是好事,今年搶了別人的,明年就該自己搞了?!?/span>

     十年磨一劍。經過十年鄉長錘煉的萬立春,從老同志那里學到了太多太多的東西。求實的工作作風,細致的工作方法,扎實的工作作風,使他從一個普通黨員,成長為一個成熟的基層干部。

     19892月,萬立春由小雙鄉調任朱良鄉黨委書記。朱良鄉,是西營區又一個邊遠落后的鄉。萬立春意識到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經過走村串戶的調查,萬立春意識到,朱良的條件不比別鄉差,差就差在思想觀念落后。其它鄉鎮鬧紅了的兩段育秧技術,在朱良卻難以推開。

     萬立春選定工作最難做的六豐村七組開刀。動員會開了三次,農民還是難以接受,有人擔心蒸種將谷子蒸死了,有人擔心浸水把芽子泡死了,連建溫室的任務都落實不下去。

     萬立春從縣農牧局請來技術員小趙,選地建溫室,嚴格按規范操作。芽子出田時,時間又早,秧苗又壯,結果被農戶一搶而空。次年,村干部收錢,統一買種育苗,村民領苗移栽。第三年,兩段育秧已變成群眾的自覺行動。

     三年時間,朱良鄉水稻畝產由當初的二百多公斤,增長到四五百公斤,翻了一番。

     幾乎在同時,萬立春著手整治泡冬田。以往朱良人水田只種一季,萬立春分析后,認為冬季種油菜完全可能,群眾卻說油菜產量低。萬立春找到了根源:品種差,管理跟不上。

     他選擇了油菜新品種換給農戶,秋后深犁細耙,深溝高壟,除草防蟲全跟上。結果頭年就爆出好消息:油萊畝產達300公斤以上。群眾又一次對他們的萬書記刮目相看。

     山的兒子萬立春知道山的寶貴。只在幾畝責任田里刨糧食,作不出大文章。興桑養蠶,整治茶園,嫁接板栗,他都是行家里手,他要讓群眾掌握這些技術,早日給朱良鄉披上綠裝。

     辦法還是現場會。組織培訓,他主講;操作示范,他先上。劈口接、芽接、粘皮接,適合哪種用哪種。一時間,板栗嫁接如星火燎原之勢,席卷朱良鄉。

     如今,50畝以上連片的栗園在全鄉就有700多畝。柳樹村二組周正銀,靠這兩年賣板栗、賣菜油和賣花生的錢,還清了兒子上中專的11000元貸款。柳樹村五組汪武平,也靠栗園走上了致富路。

     據檔案記載,萬立春僅一年時間就在朱良親手嫁接板栗300畝,成活率在85%以上。這就是萬立春,無論上級號召什么新技術、新產業,他都能找準與群眾利益的結合點,不僅帶領群眾干,而且自己帶頭干,并千方百計將上級號召變為群眾的自覺行動。

     不少人感到奇怪:只有高小文化程度的萬立春,農林牧副樣樣通,學技術比誰都快。

     無論誰提到萬立春,他小學時的老師王義和都會驕傲地訴說:萬立春上學時是個好學生,工作后是個好干部。那時缺吃的,現在他還能記得萬立春餓著肚子讀書的情形。在萬立春看來,只要老百姓需要的,就是自己該學的。他父親是遠近聞名的草醫,小時候耳濡目染記單方,長大后悉心醫理讀本草。初上三線工地時,還當過兩年衛生員。后來,又自學了獸醫知識,劁豬騸羊、治療牲口常見病多發病,樣樣能來。擔任基層干部后,廣泛涉獵農業、林業、黃姜、煙草種植各類知識,成為農村適用技術的多面手。

     提起萬立春的黃挎包,人們都會告訴你:那是一個百寶囊,里面時常裝著針灸包、修枝剪、芽接刀和劁豬刀,走到哪兒干到哪兒。

     一次在朱良鄉六豐村召開玉米營養缽矮化移栽現場會。路上,萬立春發現路邊桑樹長荒了,于是從挎包取出修枝剪,邊走邊剪,趕到會場,他已給200多株桑樹剪了枝?,F場會上,桑樹剪枝、管理成了新增的課題。

     這樣的事對萬立春來說,實在是家常便飯。哪里有萬立春的腳印,哪里就有萬立春修剪的桑樹、嫁接的果樹。從裴家鄉到小雙鄉,從朱良鄉到倉上鎮,隨便哪一戶農民都能給你指出房前屋后哪株果樹是萬立春接的,坎邊地頭哪株桑是萬立春剪的。

     遇上求醫問藥的農民,萬立春從不推辭,且不收錢、不受禮。有的農民家庭經濟困難,萬立春會拿出自己的錢,讓其買藥治病。誰也說不清他給多少老百姓貼補過藥費、籽種錢、苗木錢和農藥款,可輪上他自己花錢卻十分吝嗇。

     1992年,萬立春染上了肝病,舍不得吃藥,舍不得打針,自己配制了枸杞、首烏、梔子、茵陳四味中藥,長年當茶飲。從此他那常年不離身的黃挎包又添上了他自己的藥茶瓶。因為他明白,鄉財政不寬裕,家里也上有老下有小。

     1993年調任西營區林業工作站站長后,他在帶病堅持工作的同時,又報考了陜西農業廣播學校,1998年他以《倉上鎮林業經濟發展前景初探》的論文,取得畢業證書。畢業時,萬立春滿51歲。

     任林業站長期間,萬立春更加努力鉆研業務知識,主持編制了《西營區林業發展規劃》,并將規劃項目落實到鄉到村到地塊。

     看到全區蠶桑生產上不去,萬立春逐鄉召開現場會,組織培訓,現場教練,并和區站林業員龔萬炳合作編寫《興桑養蠶實用技術操作規范》,自己掏錢印刷,免費發到農戶。

     經過萬立春和同伴的共同努力,西營區蠶繭平均張產由十幾公斤提高到30多公斤,走在全縣前列。

     白河縣原副縣長、現任助理調研員張永全評價說,萬立春是個肯鉆研的干部,有靈性。無論是植桑養蠶、板栗建園,還是煙葉栽培、黃姜生產,白河縣歷年的當行產業建設中,萬立春功不可沒。

    “他處理了我們,按說該恨他,但恨不起來,他經手的事,我們只有一個字:服!”

     199511月,萬立春調任倉上鎮上人大主席團主席;19971月,改任倉上鎮黨委紀檢委書記。無論到什么崗位,萬立春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不變,勤學務實的本色不變。

     19984月,一份群眾反映倉上鎮裴家村集資拉電中有經濟問題的信訪案件轉到萬立春手中。信中反映支書和村主任經手的經濟賬中有三五萬元的虧空。

     萬立春沒有拍案而起,也沒有義憤填膺。作為一名紀檢干部,他十分清楚培養一名干部不容易,而毀掉一個干部只需輕輕一推。

     他和另一名財政干部一道深入裴家村,三上三下清查集資收支賬。第一遍,在全村9個組分別召開會議,由村民回憶集資款交誰手中,有收條以條子為準,沒條子口述為憑。第二遍,由三名村干部根據群眾提供的依據逐筆落實、核對,結果大部分遭到否認。第三遍,萬立春將三名村干部帶到各組,在群眾大會上面對面地逐筆查對、核準,絕大多數集資款得到落實?;氐酱逦瘯?,盤清歷年村賬盈虧,接著算材料開支賬。萬立春委托可靠村民一根根數桿子,一個個數瓷瓶。村主任提出鐵絲算少了,拉線未加上。萬立春讓人挖出拉線秤重量,然后乘以拉線總數。

     面對堅硬如鐵的作風,村支書和村主任服了。愿意將不清楚的賬目認歸自己名下負責退賠。

     沒有幾個人知道,就在萬立春逐筆落實拉電賬目時,肝部病變已折磨得他晚上睡不成覺。然而當他發現6組有一戶村民未參加對賬會后,次日晨不顧大雨滂沱,河水暴漲,天未明就上10里外的6組農戶家落實情況去了。

     清理結果出來了,村支書退賠1800元,受到免職和留黨察看一年處分:村主任退賠1.8萬元,留黨察看二年,免去村主任職務。

     宣布處分決定當天,萬立春又找二人征求意見,二人只有一個字“服”,并表示即使不再當干部,也要努力當個好黨員。

    “我工作過不少單位,像他這樣的干部太少見。是萬立春給了我第二次生命?!?/span>

     剛進1998年臘月,雙目失明的吳遠富就在家坐不住了。一遍一遍拄著竹杖,到路口去等待那個熟悉的聲音出現。他知道,萬立春會像往年一樣來看他的??蛇@次他失望了,整整一個臘月,不見萬立春的聲音。萬立春去世噩耗傳來時,老人三天不吃不喝不說話,老淚縱橫,開口吼出的第一句話就是“老天不公??!把這樣的好人收走了!”

     吳遠富的雙眼是在小雙當鄉干部時炸壞的。那時候,萬立春主持修筑通往小雙鄉的公路,既要動員上勞,又要現場指揮;既要跑材料,還要帶頭干。當時的小雙鄉副鄉長張忠文,至今還記得與萬立春在這條路同行不到2公里,就給他指了幾十塊自己抬過的石頭。

     那時吳遠富擔任爆破材料保管,一位領材料的農民不小心,引燃了雷管,炸壞了吳遠富的雙眼和胸腹部。萬立春連夜從鄉上找拖拉機,把吳遠富送到西營衛生院。次日晨,萬立春叫來救護車把掛著吊針的吳遠富送往縣城。

     路上,萬立春問他“想不想解小手”,吳遠富說“忍一下算了,車上咋解”,沒想到萬立春說“我有辦法”,就從包里掏出事先準備好的瓶子,用手扶著吳遠富解完了小便。到白河縣醫院后,萬立春在床頭守了吳近富7天,不停地給他寬心,直到脫離危險?;剜l后,萬立春每見到他就問,頭昏不昏,還疼不疼。

     吳遠富回家休養后,萬立春每月一趟上門看望。后來到朱良、西營工作,萬立春每年臘月都來看望吳遠富。調回倉上鎮后,又專門到吳遠富家住了一夜。晚上他們嘮了一個通宵,嘮家常、嘮工作,也嘮做人的道理。

     每當人們提到萬立春,吳遠富總是感慨,像萬立春這樣的干部太少見了。如果說父母給他第一次生命,萬立春則給了他第二次生命。

     萬立春像一團火,燃燒了自己,照亮了別人。他總是把溫暖和熱情帶給周圍的人,卻顧不上關照老母、妻兒和自己。

     萬立春的父親去世早。懂事后,他非常孝敬母親。母親前年去世時,他后悔自己沒有盡到孝心。然而母親安葬第二天,他就趕回機關。他感到,既然當了人民公仆,就應該去關愛、扶助更多的母親和父親。

     萬立春不會騎自行車,也極少乘鄉鎮的車,無論遠近,安步當車。夏天一雙草鞋,冬春一雙球鞋。常年泡基層,一年就要穿破四雙“雙星鞋”。他說這樣離農民近些,邊走路還可干點啥。他不善飲酒,極少吃肉,走村串戶從不讓群眾炒菜張羅。到了該吃飯的地方,他就讓農戶做一頓漿水糊糊。那是一種用豆腐水煮玉米糝加酸菜做的粗糧稀飯。

     1997年午季,萬立春請了5天假,打算回家收麥,順帶把自家的烤煙爐建起來?;厝ズ蟀l現煙葉有病害,他又看第二家,第三家……幾乎家家都有。他又帶病翻山越嶺,察看鄰村的煙苗。煙葉要有閃失,不僅鎮財政受損失,更對不起企盼一年的農民群眾,甚至影響整個產業的成敗。

     他顧不上割麥、建煙爐,立即讓人給倉上鎮領導帶信。還寫上了治病的藥名、用量、用法、價格。后來,又專程上安康調煙藥。

     全鎮的煙病得到有效控制,家里的麥子卻爛在地里,收回的三成也因淋雨生了芽。午季,全家只有靠雜糧將就度日了。

     萬立春的兒子萬小平,今年農校畢業。在孩子的記憶里,小時候很少見到父親。即使后來上中學跟父親住在一起,也是早早起來吃一頓飯,父親下村,孩子上學。

     萬小平心氣很高,學習也好,有考大學的把握??扇f立春卻勸他:上大學,我承受不起這經濟負擔,還是上農校算了,最好學煙葉栽培。白河的煙草產業剛起步,今后要大規模發展,沒有這方面人才不行。于是,萬小平進了農校。

     萬小平印象中的父親,好像只有一件中山裝,襯衣已洗得很薄,袖口、領口全破了。褲子呢?也多有補丁。每次買新衣只給媽媽和他買,自己極少添新衣。他記得去年父親肝病嚴重時,正逢村上拉電架線,父親還替村上的困難戶出工抬了40多根水泥電線桿。

     他記得父親回家也閑不住,晴天下地鋤草、背糞,雨天在家劈柴、修補房子。房前屋后的板栗、葡萄、蘋果、梨樹、杏樹、桃樹、石榴、柑桔和無花果,都是父親親手栽種或嫁接的。

     他記得收煙的季節,母親病了,父親托人捎回80元錢,說煙葉收購是他分管的工作,離不開人,讓母親先看病,錢不夠先借著用。

     其實,萬立春那時也重病纏身,對自己的病非常清楚,只不過他不愿告訴家里人罷了。那時,他一邊盯著收購站的秤,一筆筆記在自己的本子上,晚上逐筆對賬,生怕坑了農民;一邊還要維持收購秩序,動員住的近的村民讓遠路趕來的先交。一些親朋好氣又好笑地說,老萬管收煙,咱們一點光也別想沾。

     收煙季節過后,萬立春對西營鎮黨委書記何益新說,本來想自己的身體熬不過收煙這一關,誰知道還挺過來了。

     何益新聽后非常動情,萬立春在倉上鎮收煙葉時,自己正在西營鎮收煙葉??雌饋磔p巧的收煙工作,其實最苦:烈日暴曬、煙氣嗆人,灰塵撲面,還得和煙站的人拌口舌,防止壓級壓價,坑了農民。一天工作下來,水米不思、夜難成寐。自己一個30多歲的壯小伙子都受不了,何況50多歲又重病在身的萬立春呢!

     當何益新從西營鎮調倉上鎮任黨委書記后,安排好鎮上工作,就找萬立春談:“你去開點藥把病好好治一下,再把你過去的藥費條子找出來,鎮上財政也緊,就按2000元給你報?!闭l知萬立春過了幾天,拿出幾張皺巴巴的發票,何益新一算只有700多元,只有欽佩地搖搖頭。

     山的兒子萬立春、在山里奔波了50多年,靜靜地回到山的懷抱。

     1998年臘月,倉上鎮召開黨委擴大會議。萬立春開著開著,身子斜向一邊,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何益新一看,心里就毛了,立即安排人,帶上4000元餞,并叮囑到湖北十堰,找最好的醫院就診。同時通知萬小平回家。

     萬小平由安康農校趕到十堰市太和醫院時,父親已躺在病床上。診斷結果:肝癌晚期。

     萬立春對陪同他的干部說,鎮上工作緊張,你回去吧,有小平在這兒就行了。

     度日如年的13天,萬立春想回家。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戀家。工作20多年,風里來雨里去,一跑就是幾個月,何曾受過家的羈絆,現在說回就要回。

     他明白,自己像個長跑運動員,已經接近終點。

     他擔心,不寬裕的鎮財政承受不了昂貴的治療費用。

     他掛念,想再看看家鄉的青山綠水,看看親手剪過的桑,嫁接的栗。

     第14天,萬小平辦完出院手續,帶來的錢剛好花完。父子倆相擁著踏上歸程。

     妻子丟開家里的活,趕到鎮上,把他接回了家。這天,是臘月二十九。

     躺在床上的萬立春,還在操心著煙葉生產:去年那個技術員該換一換,不知鎮上是否找下合適人選;我病了這么長時間,不知是否安排人代管烤煙生產。

     他讓萬小平扶他起來,去看一看煙苗。孩子犟不過他,只好扶他下床。

     311日,他讓萬小平找來筆和紙,忍受著肝部劇痛寫了兩封信。

     一封寫給縣紀檢委周顯俠書記,信中說,作為一名基層紀檢干部,最近身體有病,需要請假一段時間,不能參加縣上的培訓會請諒解。

     一封寫給鎮黨委何益新書記,一是對鎮上借錢給他看病,表示深深地感謝;二是說由于身體不好,不能堅持工作,請領導原諒??緹煹氖履懿荒苷胰讼却芷饋?;三是說今年烤煙任務重,群眾思想難度大,建議鎮上多買苗、多育苗,防止面積滑坡。

    666507453805479292.jpg

     313日上午,萬立春回到山的懷抱,平靜地合上了雙眼。

     驚聞噩耗,周圍數百村干部和農民請示為他開追悼會,樹碑立傳。

     趕到天寶村七組的鎮黨委書記何益新,踏進萬立春家門驚呆了:經常用自己工資接濟貧困戶的萬立春,竟然家徒四壁。屋里僅有幾吊臘肉,百余斤麥子,十多斤黃豆,二斤菜油。家用電器除了照明的電燈泡,唯一的一臺14英寸黑白電視機還是別人頂賬頂來的。筆記本上,赫然記著欠外債1000多元?!斑M材”時,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找不到。何益新的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315日的告別儀式上,倉上鎮人大主席陳宗華含淚介紹萬立春生平,泣不成聲。

     數百名從幾十里外趕來送葬的群眾哭成一團。他們仿佛看到修剪桑樹、嫁接板栗的萬立春,仿佛看到穿著草鞋、抬著電桿的萬立春,仿佛看到背著挎包、開現場會的萬立春,仿佛看到整理苗圃、防蟲治病的萬立春,仿佛又聽到他那爽朗的笑聲。

     萬立春走了。透著憂慮又露著安詳,帶著遺憾也帶著微笑。他留給倉上鎮,留給白河縣乃至整個安康人民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將激勵干部群眾努力發展各項產業,早日脫貧致富,完成他的未盡之業。


    尊龙登录_尊龙综合体育官网app-首页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